储能类负极
产品中心
储能材料丨西澳锂矿“生死劫”
来源:火狐体育全站app入口 | 作者:火狐体育最新官网登录入口hiveyan | 发布时间: 2022-06-20 18:03:58 | 4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  北极星储能网讯:仅仅五年前,锂还是一种小到不能再小的稀有金属,大部分的锂被用在陶瓷和医药上面。直到新能源车行业拔地而起。确切的说,是直到中国的新能源车补贴铺天盖地而来。

  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国泰君安证券研究” ID:gtjaresearch 作者:国泰君安有色团队)

  作为电动汽车电池中最常见的一种金属原材料,碳酸锂的价格在2016年和2017年翻了一番。而在A股,与锂相关的几家上市公司都成了逆天的大牛股。

  也正在是那两年,作为全球锂资源最丰富的产区,西澳大利亚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。资本蜂拥而至,仅仅用了两年时间,就一举形成了“七国争霸”的供给格局。

  随着中国电动汽车补贴退潮,锂价在一年间由每吨1000美元拦腰斩断,不到600美元的价格让“拔苗助长”的西澳锂矿行业急剧恶化。

  因为锂电产业链上的中澳公司都没能料到,产能过剩的困境,竟然会来得如此之快。

  2019年8月28日,澳洲锂矿公司Alita Resources宣布破产重组。这家在2018年才在澳交所上市,曾经雄心壮志要做行业龙头的锂矿公司,因为无法偿还一笔4000万澳元的债务,成为锂价格暴跌中第一个牺牲品。

  那么,为什么在这样的困局中,作为对锂矿产业链跟踪最紧密的卖方团队,国泰君安有色团队还是坚持认为锂是明年最有可能成为“超级大金属”的小金属?

  他们最近的一篇报告《西澳锂矿:生死之际,休养生息》,和我们分享了西澳七大锂矿的“燃情岁月”和“共克时艰“。

  随着下游锂电池需求的快速增加,西澳锂矿行业的上升曲线明显,并迎来了大批资本的热切追捧。

  短短两年,随着锂矿玩家的不断增多,西澳锂精矿行业从独角兽一跃形成了“七大锂矿”的供给格局。

  而从2018年开始,中国的新能源汽车补贴退潮,行业进入优胜劣汰的洗牌期。随着影响的不断扩大,最终传导到了最上游的锂矿行业。

  2019年开始,锂精矿矿山企业产销率出现大幅下滑,锂矿价格一路下行,几乎腰斩。

  价格暴跌之中,第一个倒下的是“七国”中最年轻的一个——Bald Hill。

  2019年8月28日,Bald Hill的母公司Alita宣布因无法偿还高额债务进入破产重组。

  Alita对债务难以为继的原因做了如下解释:因锂现货价格大幅下跌以及锂辉石精矿需求疲软,因而无法偿还债权方要求的4000万澳元(2702万美元)的贷款。

  随后,这笔4000万澳元的债务,宣布被同业矿商也是Alita的最大股东Galaxy收购。

  Galaxy在收购这笔债务的同时,获得了Bald Hill锂矿的一级抵押债权。

  就目前来看,六大锂矿中,只有Greenbushes、Mt Marion和Mt Cattlin本身运行良性循环,并不会有现金流方面的压力,反而可以向股东贡献盈利和现金流。

  Pilbara、Altura作为独立矿山,且锂矿运营并未稳定,还没有稳定的经营的净现金流流入。

  对于这两座矿山,当务之急是优化生产,尽早产生经营性净现金流,不然只能以融资去维持。

  相对来说,Pilbara目前现金流较健康,但留给Altura的时间则不太多了。

  作为2018年10月才投产的Altura,尽管在2019一季度产能顺利爬坡,但是产销率仅50%,刚一投产,遭遇市场不好。

  截止2019年第三季度,Altura现金流压力仍然非常紧张——在手现金110万澳元,有息负债1.25亿美元(折1.92亿澳元),年息15%,半年一付,下一次付息时间是2020年2月(预计1600万澳元利息),本金到期2020年8月,正在努力谈再融资。

  目前,Altura正在对所有股东发起配股邀请(Non-renounceable entitlement offer),13股配2股,0.06澳元价格配股融资2150万澳元,为维持正常经营以及为明年2月还息做准备。

  比如,Pilbara在3季度生产了2.1万吨锂精矿,销售2万吨锂精矿,产能利用率仅27%,以减产应对弱势市场。

  而截止目前,整个锂精矿行业产销率已经有所恢复——2019第二季度西澳锂精矿整体产销率为85%(撇除Greenbushes,以及Bald Hill的数据),环比提升12个百分点。

  早在2014年开始,中国资本就开始了锂矿产业链的积极布局。而到了今年,更是逆市蜂拥进入西澳。

  2019年5月,银河资源宣布参股Bald Hill,成为其最大的股东方,未来拟进一步增资,且计划计入Bald Hill的公司经营占战略;

  2019年8月,ALB将Wodgina股权收购比例从50%提升至60%,对价13亿美元(8.2亿美元Cash,剩余以KM氢氧化锂冶炼厂40%股权作价);

  ①保证冶炼厂原材料的稳定性,如2016-2017年锂矿极度紧缺,拥有上游锂精矿稳定保证的冶炼企业,就意味着拥有丰厚的利润回报。

  ②由于锂盐生产线技术因素,中国冶炼厂若需要生产稳定的高品质锂盐产品(尤其是进入电动车产业链),特定的生产线需要绑定特定的锂矿山来供应。

  就剩下的六大锂矿股权结构来看,Greenbushes、Mt Marion、Wodgina优势最明显,有全球最大的锂业龙头雅宝ALB、天齐、赣锋控股或参股。

  被锂产业链上最优质的企业持股越多,表明锂矿销售、经营、融资的合作将会更深刻。

  展望2020年,依旧是西澳锂精矿放量的高峰期,而市场需求依然疲软,因此未来锂精矿价格还有可能会继续下跌至500美元/吨。

  根据我们的预测,近三年来看,预计2019/2020锂市场规模为31/37万吨,年需求增量在3.8/5.6万吨,其主要放量来自新能源车市场的爆发。不过线年下半年左右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10月25日,特斯拉中国工厂在上海落地,为中国锂电池供应链企业带来了一定的想象空间。

  根据国泰君安有色团队的最新测算,未来五年,锂行业的复合增速将维持在18-20%,到了2028年,锂行业市场规模将超过100万吨的LCE。

  换句话说,锂行业将有望达到千亿市场规模,成功完成从“小金属”向“超级大金属”的蜕变。

  全国能源信息平台联系电话,邮箱: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