储能类负极
产品中心
7城竞逐锂电之都:“家里有矿”与“巨头襄助”
来源:火狐体育全站app入口 | 作者:火狐体育最新官网登录入口hiveyan | 发布时间: 2022-06-25 14:44:15 | 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  白色粉末状的碳酸锂,在今年初“日涨万元”的态势,让科技部前部长万钢都大为震惊:“碳酸锂居然可以在一年当中增长了十倍”。

  此次史无前例的涨价潮,仅耗时一年多,碳酸锂价格就从2021年初每吨不足6万元,一路飞升,并在今年3月突破了每吨50万元。

  “世界锂都”、“亚洲锂都”、“北方锂都”、“中部锂都”……花样百出的名号之下,是中国城市对锂电产业的热望,以及借锂电赛道实现产业转型的渴盼。

  据搜狐城市不完全统计,目前提出“锂都”建设构想的,有宁德、宜春、遂宁、宜宾、新余、枣庄七市,分布于福建、江西、四川、山东四省。

  而每一个“锂都”构想背后,都有着特定的条件支撑。它们之中,有的富集矿产资源,有的背靠产业链龙头企业。

  四川拥有国内80%的硬岩锂资源储量,但受限于川西的地形以及薄弱的工业基础,当地无法对锂进行深加工,于是,与之相隔不远的遂宁接下了这个生意。

  目前,遂宁与甘孜州、阿坝州建立了锂资源战略合作关系,在上游锂材料领域拥有话语权,而起家于遂宁的天齐锂业,目前已成为国内头部矿石提锂生产商。

  据《遂宁市“十四五”锂电产业发展规划》,到2025年,全市每年基础锂盐产能达到20万吨以上,全市锂电产业营业收入力争超过1000亿元。

  四川之外,江西也是锂矿大省,硬岩锂储量仅次于四川,其中,宜春的铜鼓-宜丰-奉新-高安成矿带坐拥全球最大的多金属伴生锂云母矿。

  在宜春,围绕锂云母进行采、选、冶的企业接近50家,以南氏锂电为代表的利用锂云母制备碳酸锂的企业,2020年产量达4.6万吨,占全国总产量的24.6%。

  丰富的锂矿资源,让宜春产生了“亚洲锂都”的构想,并力争到2025年,新能源(锂电)产业实现营业收入突破1500亿元。

  如果说四川、江西富集的锂矿资源,让省内辖市——遂宁、宜宾、宜春、新余在竞逐“锂都”时,具备了“家里有矿”的资源优势,那么宁德、枣庄、荆门能参与“锂都”争夺则多仰仗于产业链龙头企业的助力。

  凭借曾毓群回乡投资、创办的宁德时代,宁德一脚踏入了锂电产业链的关键环节——动力电池的研发与制造,并且随着宁德时代的壮大,逐步向产业链两端扩展,渐渐站稳了脚跟。

  山东枣庄、湖北荆门之所以能竞逐锂电赛道,则分别依靠的是锂离子电池领域领军企业——欣旺达、亿纬锂能的助力。

  2021年,欣旺达与枣庄签订项目投资协议,计划总投资约200亿元,在枣庄建设动力电池、储能电池生产线及相关配套设施。

  同一年,亿纬锂能与荆门市政府签订战略投资协议,计划在荆门征地约3000亩,分期投资305.21亿元,建设年产152.61GWh的动力储能电池产业园项目。

  据《荆门日报》报道,亿纬锂能项目的落地,将会“带动形成上游300亿元的电池原材料产业、下游200亿元的电池循环经济产业,形成千亿锂电产业”,为荆门建成“中部锂电之都”提供强力支撑。

  中国城市“锂都”争夺战的目标,绝不只是响亮的名号,而是能带来实实在在经济效益的锂电产业链。

  在这条产业链上,涵盖锂资源采选冶、锂电池关键材料与零配件、锂离子电池、绿色高效储能电池、新能源汽车、锂电池回收等各个环节。

  毕竟,如果只靠矿产资源开采和初级加工,锂电产业就无法做强做大,而且早晚会有坐吃山空的一天。

  “家中有矿”的宜春,现阶段锂电产业发展的一大难题就在于,产业链以低附加值的矿产资源开采和冶炼等高耗能、初加工为主,面临动力电池、新能源汽车、储能领域企业偏少等压力。

  《遂宁市“十四五”锂电产业发展规划》中就指出,遂宁上游锂材料发展相对强势,中游的电池产品集成、下游的终端应用等虽然有企业布局,但缺乏旗舰型、核心型企业引领,缺乏终端场景应用核心技术开发,缺少前沿锂电产品项目储备。

  于是,在推进锂电产业集群建设过程中,头部动力电池企业成为各地招商的重头戏,尤其是像宁德时代那样的巨头。

  被戏称为“宁王”的宁德时代,其价值不止体现在市值上,更多地在于它在整个产业链中的地位和号召力,其重大项目落地势必会吸引一大批配套企业进入。

  2019年9月,宁德时代与宜宾政府签署项目投资协议,计划投资100亿元在宜宾建设动力电池生产基地。此后,宁德时代数度增加投资,扩建基地。

  目前,宁德时代在宜宾计划总投资超500亿元,项目规划10期,全部建成达产后,宜宾动力电池年产能将突破200GWh。

  宜宾在宁德时代项目竞争中获胜,原因大概在于天宜锂业的关系、能源成本以及航运优势。

  2018年,由天华超净与宁德时代共同投资的天宜锂业,在宜宾注册成立,主营业务为生产、销售电池级氢氧化锂等锂电材料系列产品。

  此后,天宜锂业还与宁德时代签署了合作协议,宁德时代将优先采购天宜锂业的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产品。凭借这层关系,宁德时代入驻宜宾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  此外,锂电池在使用阶段虽有明显的节能减排优势,但其生产过程却具有高耗能属性,生产动力电池对电力有巨大的需求。

  而坐落在宜宾的向家坝水电站是中国第三大水电站,为宜宾提供了丰富、廉价的电力资源,因而企业的能源成本可显著降低。

  众所周知,内河航运相比陆路污染小、成本低,等重货物通过长江运至上海价格仅为公路运输六分之一,在宜宾建设动力电池工厂可为企业省下数目可观的运输费用。

  2021年11月,第一批宁德时代四川工厂生产的动力电池在宜宾装箱,顺长江而下运往上海,在当地装车应用。

  如此看来,争夺头部项目,打造产业集群绝非易事,产业谋篇布局的每一步,都是基于营商环境、工业基础、交通位置、能源成本、人才供给等一系列因素的综合考量。

  当锂电产业链逐步扩充,并形成一定基础后,“锂都”竞争者们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?

  毕竟一辆新能源车的产值,至少是动力电池的三倍,而且汽车零部件更多,产业链更长,辐射范围更大,能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和税收。

  为引进新能源汽车产业,宁德市特地成立新能源汽车产业招商工作专班,并发布《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六条措施》。

  宁德的招商诚意,加之当地锂电池产业基础,2018年,上汽集团决定在宁德投产建设新能源整车制造基地,项目一期总投资约50亿元。

  三年后,宁德市新能源汽车产业产值已达200亿元,年产量达22.8万辆,成为宁德市四大主导产业之一。

  早在规划“锂都“之初,宜春就想涉足新能源整车生产,2015年,宜春当地的龙头企业“江特电机”以29亿元收购了“九龙汽车”,希望借此形成一条从矿产—碳酸锂—正极材料—新能源电机—新能源车的产业链。

  但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补贴退坡等因素,九龙汽车在2018年净亏损1.09亿元,并在2019年被割肉贱卖。

  2019年,宜春投资了当时处于第三梯队的合众汽车,成为大股东,当年6月,合众汽车第二座整车制造工厂落户宜春。

  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,合众汽车旗下品牌哪吒汽车进入高速增长阶段,今年2月,哪吒汽车成为继蔚小理后,第四家总交付量突破10万辆的造车新势力,宜春的“汽车梦”曙光显现。

  2017年,宜宾市国资委收购凯翼汽车,此后凯翼生产基地从芜湖搬迁至宜宾,不过遗憾的是,尽管宜宾不遗余力地扶持,凯翼汽车却并无起色。据媒体报道,2021年上半年,凯翼汽车销量仅为8851辆,而公司年产能为15万辆,产能利用率仅为11.8%。

  2022年宜宾市政府工作报告,在规划新年度重点工作任务时提出,“大力引进整车制造和配套产业项目,构建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体系,提升汽车产业规模”。